Profile Photo
一个邪吹。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想写长一点给亲友做生贺,先试一下水。

lol职业选手瓶邪,如果觉得比赛描写有什么即视感,不用怀疑,我是故意的。

关于游戏错误应该很多,不要较真,嗑cp就完事了嗷。






1

 

最开始我其实是打中单的。

 

当时刚高中毕业,还没拿到浙大通知书,终于解放了就天天和高中时的朋友一起泡网吧打撸啊撸。

 

打游戏谁不想秀,再加上那会儿年轻气盛的,我个中单把把选亚索也能上王者,秀得对面中野AD头秃。再加上王盟被我逼着去上路给我当狗,老痒看我牛逼打野也死抓中帮我稳固优势,我们几个就在电一杀得一群人看到我们ID就说二十投。

 

有群放暑假的小孩儿天天蹲网吧看我们乱杀,有些比我们大的菜鸡就酸溜溜地说我们这么牛逼怎么不去打职业啊,网吧老板也凑过来指指吧台贴的背景是一个看不清脸的戴着兜帽的男生的城市联赛海报。

 

我嗦完最后一口泡面指使王盟去扔垃圾,想着就这也能拿国际赛事冠军?

 

当下我大手一挥:“打就打。”

 

后面一排初中生齐刷刷鼓掌狂吹小三爷真帅。

 

是,挥手的时候是挺帅的,但是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当时正是S1那年MSI刚打完,各大战队都在招人,也有俱乐部联系过我,一听我只会亚索就溜了。

 

我的英雄池有问题,我玩亚索玩习惯了,其他的也会但是没亚索这么牛逼。我抓抓还很茂密的头发,心下想着的却是小花个万年俄罗斯方块爱好者要是能来打撸啊撸,他那个手速和反应,我就算只拿亚索也能赢啊。

 

我看了一眼海报上戴着兜帽的男生,一边偷偷抱怨着这气质不去拍戏竟然来打游戏,一边给我们报了名。

 

 

 

2

 

万万没想到,当面对一群研究过我的人的时候,他们选择BAN掉我的亚索。

 

然而没什么用,我拿辛德拉照样乱杀。不过也就是他们没有机会研究我擅长的其他英雄,不然我们也不能险胜。

 

这之后我拼命练英雄。什么都练,不管是不是中单,只要能打中的我都练,搞得对面看到我拿个卢锡安站中有点懵逼。

 

其实那局我也懵逼,我们AD拿着卡尔玛也懵逼,我俩最后换人的时候没点上。

 

对面还以为是我们的骚套路,打得特别小心,生怕被我们阴到。

 

也是幸亏我都有玩过,卡尔玛上手也没多大难度,我们那局辅助还是风女,两个人互相给盾硬生生把对面下路双人组打自闭了。

 

就这么半是艰难半是幸运地,我们还真的拿到城市联赛的冠军了。

 

当时大学也快到开学的日子,老痒和王盟都提前去学校准备迎接新生活了,而我,因为拿了城市联赛的冠军,见到了一个人,收到了一个邀请,这直接改变了我的一生。

 

 

 

3

 

当时被我腹诽有明星气质却做了失足少年的张起灵给我颁奖的时候,我整个人有点晕乎乎的。不为别的,就他那个生人勿近的气场,我这辈子都学不来。

 

领完奖之后,刚到后台就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俱乐部的经理拦下了,塞给我张名片夸了我几句就走了。

 

我回去之后搜了张起灵的各大赛事的录像看,如果要是能和这种选手当队友,那冠军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但我现在的水平给他队友当替补都不够格,不过,就算不能和他当队友,当对手也挺爽的啊!

 

正好之前在后台给我递名片的经理给我打电话,狂吹我多么有天赋,这么好的天赋不继续发展岂不是浪费了。

 

我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但他有句话还真说对了。

 

书什么时候不能读,梦不追就飞走了。

 

 

 

4

 

我去打职业这事儿,就跟我三叔一个人说了,他这人没别的好,就是特别开明。

 

果然他和我的想法一样,反正我大学也考上了,他去给我办个停学,等我什么时候不想打了再回去继续念书还是一样的。所以我三叔给我拿了钱之后我就走了,听说这事儿搞得家里一聚会就集体批斗他。

 

我到了队里才发现,我之前想的太天真了,这条路没那么好走。

 

一方面是这个队吧,我之前没太细看,竟然不是LPL的队,是再下一级的队伍,需要在甲级联赛中拿到冠军才能升上去。

 

我很是懊恼。失算了,别说和张起灵当对手了,我连他的面都见不着。

 

另一方面不只是水平的问题,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我是不太懂这种小俱乐部怎么也这么多破事儿,不过我来我三叔虽然被家里针对,但他还是向着我的,给俱乐部塞了点钱,让他们对我格外客气些,所以这些破事儿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不过就算这样,队里的气氛也很奇怪。

 

当时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好在我们队打野胖子是个好相处的人,没过多久我就和他熟的不得了了,而且胖子这人不仅性格豪爽,游戏也打得好。

 

他的打得好和张起灵的打得好不太一样,张起灵这个人站在场上就有一种压制力,而胖子嘛……他以骚取胜。

 

 

 

5

 

胖子骚起来是真的没边儿。

 

我们蓝色方,他六级的时候路过我这儿,我赶紧PIN河道有对面中单插的眼,他还就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我刚要骂他不小心,却见他从我们红区绕了一圈又蹲我旁边阴着了。

 

对面下路以为他要去抓下,双人组十分明显地缩回到了塔下。

 

胖子嘿嘿一乐:“天真啊,你去卖一下。”

 

我也是打着这个主意,但是我主动去卖和他提出来是不一样的情况,但是比赛场上也没时间给我耍脾气,我就往前一小步卖了个破绽,对面中单果然立刻冲过来怼着我打。

 

我一看胖子还蹲着呢,立刻骂起来:“胖子你蹲两年也下不出来蛋!”

 

胖子这才冲上来配合着我三两下把对面中单搞死,嘴里还振振有词:“Surprise mather fker!”

 

回过头来看到我残血躲在塔后回家还一副惊讶的样子问我:“天真你怎么没死啊?”

 

我边买装备边恶狠狠地问他:“怎么这么想我死?”

 

胖子一边溜到对面上半区一边老神在在地说:“我这不是想着他把你杀了,他还能多值点钱,胖爷我这是科学养猪。”

 

我怒:“你好好养你自己就得了!这把别来中了!”

 

 

 


评论(8)
热度(35)